刑法修正案(八)修订重构商业法律环境

  8月25日,提请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的刑法修正案(八)草案,引发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热议的同时,也引发了社会舆论的热议。而对于商业社会来说,刑法修正案(八)草案拟修改条款对商业环境的潜在改变正在成为企业界人士所关心的话题。

  取消13个非暴力经济犯罪死刑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乔传秀认为:“本次审议的刑法修正案(八)草案是对1997年全面修订刑法,此次修正案立足于经济社会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的需要,以及国际刑事法律发展趋势。”

  “取消这些犯罪行为,一方面体现了我国刑事立法中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因为适当取消经济性的,非暴力犯罪的死刑不会对我国的治安形势带来影响。另一方面,也含有中央希望创造较为宽松的经济环境的意味。”

  在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中要减少的13个罪的死刑中,经济罪就占了10个,财产罪占了1个。陈昌智副委员长认为:“这些基本上都是非暴力犯罪,而且都是经济犯罪,再加上很多在司法实践中也没有适用过,所以我赞成取消”。同时,陈昌智副委员长提醒:“要注意的是在取消以后,肯定会有一些负面的问题。这类犯罪的人就会感到今后没有死刑,可能在作案的问题上会更加猖狂、更加无所畏罪。因此在宣传上要顾及到两方面,一方面要说明为什么要减少死刑,另一方面一定要宣传,这不等于说我们对犯罪打击的削弱。

  不过,也有人担心上述死刑取消之后,有加大社会危害性的可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丛斌就指出,“金融诈骗罪”的死刑刑种不能取消,现在的金融诈骗的数额都巨大、超巨大、达上亿元,造成老百姓倾家荡产,政府还得负担,还得到处找钱给补偿,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尤其是随着我国金融体制的改革不断深入,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不断推进,今后这类的犯罪还会很多。”

  “另外,这几年连续不断地出现伪造出售增值税发票案件,给我们国家的税收管理制度造成了很大的危害,严重地阻碍和破坏了社会主义经济秩序。如果取消这个死刑刑种,不利于打击这类犯罪。建议“伪造出售增值税发票罪”也不能取消。”

  加强对单位行贿的打击力度

  饱受舆论关注的黄光裕案件让更多人对单位行贿罪有一种耳熟能详的认识,在刑法修正案(八)草案第27条中,除了把一般的行贿罪作了扩展,同时也加强了对单位行贿行为的打击力度。但是,由于目前单位行贿罪的主体只限于国有企业、国有机关,对民营企业、集体企业、中外企业等等的受贿罪没有任何规定,导致一些现实中的受贿问题无法根据刑法处理。

  陈舒委员指出:“现在我们做不正当竞争法调查时,检察机关都反映现在大的卖场零售商,比如苏宁、国美、家乐福、屈臣氏等等在商业贿赂中单位受贿非常严重。我们通过调查,现在下游的供应商要进入这些大卖场除了正常合同以外,要被迫给予各种交费项目达到42项之多,实际上完全应当是按照商业贿赂来处理的,因为现在的法律没有规定,工商局只对供应商进行处罚。”

  事实上,现实案例早有发生,去年9月,广州百事可乐因卷入商业贿赂被佛山市工商局处罚,案发即是因为向零售商支付了投放陈列费、进场费共24.79万元,并以等值商品的形式作为支付方式,将其记入“费用-促销费用”的财务科目,佛山市工商局依法对广州百事公司做出“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65万元、罚款5万元的行政处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