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郑州:城中村土地引发多方利益博弈

  中国经营报记者董昭武 肖辉郑州报道 “我正在向高院申诉”,荆新春声泪俱下的向记者诉说着自己经历的冤屈。

  前不久,在河南郑州市二七区黄冈寺村,荆新春等数位村民因反对村委会违规贱卖集体土地被判刑的消息传开后,质疑与反对之声一片。之后,随着本报记者的深入调查,这起引发社会热议的案件的来龙去脉渐渐浮出水面,由此揭开了地方政府违法占地及“城中村”改造诸多乱象。

  保护耕地者遭冤狱

  郑州市南郊的城中村黄岗寺村是河南郑州市城市扩张的一个缩影,围绕土地引起的种种利益纠葛,为了维权,众村民毫不迟疑地推倒了开发商建在集体土地上的围墙,却因此触动了利益方的“奶酪”,几个为首的村民最终被治了罪。

  2006年,黄岗寺村委分别与郑州韩氏伟业房地产公司签订了近300亩,每亩价19万元补偿征地协议;同年7月1日,与河南万隆方正置业公司约100亩,土地征用协议书显示每亩19万元;在此前的3月,还与郑州市烈士陵园签订约200亩每亩14.1万元,共计2820万元的出让该村集体土地的协议书。

  据当地村民讲,当时他们并不知道属于村里的集体土地被村委会卖掉,直到数月后才知道些许详情,因怀疑“暗箱操作”贱卖集体土地及占地补偿费被截留,引发失地村民的不满。

  2007年12月4日,村民们得知是不合法占地,自发行动将刚刚建好的圈地围墙推倒。

  12月16日,二七区公安分局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将村民荆新春刑事拘留。12月21日,经二七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正式逮捕,荆新春关押在看守所近2个月,被强令向村委和派出所交了数万元押金后取保候审。

  2008年11月10号,荆新春与同村村民荆福年一起被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主审该案的法官陈君(音)传唤,被逼承认“组织村民推到围墙”的事实并认罪,遭到他俩的拒绝,随即被法警关进“铁笼子”。稍后不久,黄岗寺村的两位村干部适时出现,劝说二人认错。无奈之下,只好违心“认罪”,荆新春说。

  11月14日,二七区人民法院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荆新春及同案村民荆福年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事件中的经历人荆新春告诉记者,送达判决书时,法官要求在上面签字“保证不上诉”。

  自被派出所拘留到法院判决,荆新春始终不承认自己违法和“有罪”。他说,造成被冤枉的原因他很明白,是因为自己在反映村里卖地的事上很积极,一些人为了掩盖真相,以达到阻止村民们告状的目的。

  代理荆新春案件的法学博士、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的任成宇律师认为,荆新春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法院的判决错误。理由是:判决书涉及的被推倒的围墙,均系不受法律保护的违法建筑。

  我国《土地管理法》、《城乡规划法》、《建筑法》、国务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国土资源部2002年7月1日生效的《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规定》等均规定,城市规划区内合法的建设工程必须具备如下法定手续,即:《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

  他指出,依据这些法律法及规定,无论是商业用地还是公共事业用地,都必须取得合法用地手续方能占用,否则就是违法占地行为。但在本案,依据的有关证据材料,均不能证明被推倒的围墙具备这些法定手续。

  《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的“故意毁坏财物罪”属于侵犯财产的犯罪,其犯罪客体是受害人对财产所具有的财产权(即物权)。判决书涉及的被推倒的围墙,均系违法建筑,非《刑法》侵犯财产罪所指的应予保护的合法标的物。村民自发拆除不受法律保护的违法围墙,不构成违法,更不足以治罪。一专注刑法的教授持同样的观点。一位近20年工作经验不愿公开姓名的法官认真听取此案后亦认为“量刑失当”。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