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深蓝”——海军60周年大阅兵

   国际上习惯把近岸防御型海军称为“黄水”海军,把近海游弋的海军称为“绿水”海军,而把具有远洋作战能力的海军称为“蓝水”海军。4月23日,中国海军成立60周年大阅兵透射出的信息表明了中国海军驶向“深蓝”的决心。

  这是自郑和下西洋600多年来,中国海军最威武的阵容。29国海军代表团,14国21艘军舰前来助兴。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跨越深远时空,瞩目中国海军成立六十年的空前庆典,我相信海内外有太多的人,和我一样百感交集。

  一个对海洋陌生的国家和民族,是不可能真正拥有和正确使用海军的。

  历史的账单很少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在海军身上,记载着一个民族荣辱兴衰的全部历史。

  2005年,美国女作家李露晔以优美的文字写下《当中国称霸海上》,再现郑和七下西洋史迹。同一年,中国庆典活动的重头戏是抗战胜利,但海外却更加关注中国对郑和下西洋600年的纪念。

  发生在15世纪初的郑和下西洋的故事,在中国以王朝兴替为主线的“正史”中,不过是由明代当朝皇帝对前朝余孽的一次海上搜索行动演变成的一场奢靡而空洞的猎奇旅行,因此被一笔带过。直到20世纪初,有感于海权论风靡全球,世界列强无不乘风破浪竞相扩张海权,而中国身受其害却只能望洋哀叹;一代文豪梁启超于是用他的如椽大笔,写下《祖国大航海家郑和传》,那个被压在王侯将相堆里的三宝太监才突然一下子“挺拔”起来。所谓时势“造”英雄,一个在血水泪水里浸泡了半个多世纪的民族,无法从现实中看到希望,只能请来自己的祖先“聊以自慰”。“自慰”自此成为一种正式“习惯”,延续下来。写给孩子们看的中学课本说:郑和航海,“其规模之大,历时之久,航程之远,比世界航海家的远洋航行早半个多世纪”。

  一边是以祖宗与现实“比阔”的人们;另一边却是以现实责难祖宗的人们,香港时事评论员邱震海就问道:郑和下西洋早于哥伦布航海将近90年,为什么后者却成为世界近代史的开端?

  自豪也罢,责难也罢,疑惑也罢,共同的心理背景是:世界早已进入海洋时代,海权决定国家兴衰的定律已经不止一次地被证明。

  当中国的郑和永远地死去后,世界的“郑和”们却纷纷降生,并绵延不绝。中国的大风帆落下的时候,西方的工业文明开始起航。就在这些寻找黄金的欧洲木帆船后面,跟着后来蹂躏中国的蒸汽舰队。这时,中国才惊慌地意识到海。但500年的疏隔,她已经不认识海了。当世界都以海为通途的时候,清朝却以举国之力,试图将秦始皇的万里长城延伸到海上。

  历史安排海洋民族的日本对中国进行残忍的入侵,真是别有深意。甲午战争是一场具有多重意义的战争,其中之一是:对中华民族忽视海洋的惩罚。

  诞生过“孙子兵法”的中华民族永远不会忘记这场使自己千载蒙羞的战争。甲午战争表明,一个对海洋陌生的国家和民族,是不可能真正拥有和正确使用海军的。她可以买来最优良的战舰,但她买不来海洋意识和海战理论。此战教训之深,后果之重,为中华民族史所未有。此后50年,中国竟再也没有建立起一支像样的海军。以至抗日战争时,国民党海军228艘舰船只能自沉于长江充当炮台。

  历史上,除了英国、日本,美国是另一个“发现”海洋的国家。美国海军学院前院长艾。塞。马汉说:“海权包括凭借海洋或通过海洋能够使一个民族成为伟大民族的一切东西。”美国人最早发明海权一词,也是最早悟得海权奥妙的国家。正是掌握了这样一个奥妙,美国通过一系列战争,打败老牌的海上强国,取得海上立足点,然后又通过两次世界大战,攫取世界全部的大洋。二战后的美国组建北约,构建美日军事同盟,一是从陆地上压迫前苏联,一是从海上拦截,诱使苏联把大部甚至全部的国家战略资源用于陆地,无力发展海上力量,从而为美国在全球海洋上闪开通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