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或成全球主权债务危机起点

  经济分析师担心,迪拜或许成为全球一系列主权债务风波的起点。

  股市跳水

  11月30日是宰牲节假期后阿联酋股市第一天开市。尽管阿联酋中央银行29日宣布为境内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持,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打算“选择性”支持迪拜应对债务危机,但这些表态都未能阻止阿联酋股市当天跳水。

  阿联酋主要股指当天早盘跌幅超过6%,银行类和地产类股票领跌大盘。不过这一跌幅好于分析师预期。一些分析师先前担心,阿联酋股指跌幅可能达10%.

  就在阿联酋上周进入假期前夕,迪拜政府宣布,迪拜“经济发动机”迪拜世界公司将延期偿还近600亿美元债务。欧洲三大股市次日应声下跌,跌幅均超过3%.

  路透社30日援引银行业消息人士的话说,国际银行业对迪拜世界的风险敞口可能高达120亿美元,对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预测欧美银行业2007年至2010年将减计2.8万亿美元,这一数字不算触目惊心。

  日本野村证券公司战略分析师保罗·舒尔特说,亚洲在迪拜的风险敞口“微乎其微”,只有一些印度银行和韩国建筑商可能会承受打击。

  欧洲自危

  一些投资者认为,迪拜债务危机属于个案,无法反映全球经济走向。但迪拜困境仍使一些投资者对东欧国家、爱尔兰和希腊所背巨额国债产生警惕。

  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穆罕默德·埃里安说:“迪拜可能成为一系列主权债务风波的起点。迪拜将使人们更多思考去年金融危机的迟滞影响。它将给认定金融危机仅是皮肉之伤者敲响警钟。”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鉴于一些政府正为救援金融业和刺激经济大举借债,投资者眼下主要担心全球私人债务危机可能会演变为政府债务危机。

  事实上,国债负担警示灯正在欧洲闪烁。担保希腊国债所需成本已相当于担保原先风险更高的土耳其国债。一年内到期的希腊国债2009年第二季度增加至240亿美元,这一数字在2007年年底为145亿美元。与此同时,拉脱维亚、匈牙利、立陶宛和爱沙尼亚外债均超过其国民生产总值100%.

  《纽约时报》认为,迪拜债务危机将增加上述国家今后数周或数月内筹措资金的难度。欧洲联盟经济强国可能不得不向弱国施救,或至少帮助它们重组债务并恢复健康。

  美国难撑

  身处大西洋彼岸,美国似乎不会立即感受到欧洲主权债务险情可能引发的冲击波。但美国政府自身债台高筑,恐难在借债成本上涨的情况下长期持续运行国民经济。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努里尔·鲁比尼认为,从长期看,迪拜可能引爆一场全球主权信贷危机,而这将提高美国发放国债的成本。他预计,美国公共债务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将从原先的大约40%上升至80%.

  鲁比尼任RGE Monitor公司董事长,是准确预测到2008年美国金融和经济困境的少数“乌鸦嘴”之一。

  鲁比尼说:“从长期看,即使美国也不能永远经营不可持续的财政赤字……美国今后10年内每年得筹措1.5万亿至1.7万亿美元,这将是一笔数额巨大的或发行、或滚动的公共债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