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转型进入“十字路口”

  金融危机使得高度依赖外贸出口的浙江经济遭受重创,也使得敢于冒险的浙江商人的投资变得谨慎了许多。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常务副院长史晋川更是预言,现在的“温州模式”将在25~30年后消失。

  史晋川的基本依据是,近10多年来,温州的制造业结构演变极其缓慢,基本局限于低加工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而作为沿海开放14个城市之一,温州的外资引进步伐更是缓慢,温州极少有外地人来创办和经营企业,温州的“外企”基本是持外国护照的温州人的企业。更重要的是,温州人把生意网撒向世界各地,但移民海外的第二代由于所接受的不同文化及成长环境,愿意子承父业进入“人格化交易方式”(熟人之间不需要使用正式交易文本的交易方式)的人会越来越少。他得出的结论是,现有的温州模式将被更符合现代市场经济规律的方式取代。

  温州模式可以说是浙江模式的缩影。2009年一季度末,浙江GDP增长3.4%,排名全国靠后。而再往前延伸,2001年至2008年浙江经济增速从全国第6位跌落到第22位。浙江工业增速自2004年6月至今持续55个月下滑,这是浙江近年来的罕见低谷。以低成本劳动和低层次产品为支撑的浙江经济,需要进行一系列重大转型,这既是客观约束和激励因素发生变化下的新环境使然,也是浙江经济达到较高发展水平后的必然变局。此轮国际金融危机使我们对浙江经济发展模式尤其是产业发展模式有了重新认识。

  金融危机以来,对于未来浙江经济的发展,浙江省内悲观和乐观情绪都存在。相对悲观的认为,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浙江经济增长的动力减弱,将进入相对低速增长的阶段。事实上,浙江发展阶段领先于全国,步入了创新导向转化阶段,而这一阶段经济不大可能保持高速增长。目前浙江是中国唯一一个对外投资大于引进资本,处于投资导向阶段的省份。

  而乐观人士则认为,未来一段时期,浙江经济增速能高于全国经济增速,甚至保持10%以上的高速增长仍有可能。主要理由是,浙江市场经济制度完善,民营经济发展基础坚实,产业发展环境较好,民间资本发达。如果引导得当,浙江创新能力经过此轮调整将会逐步增强,并有可能抓住机遇迎来新一轮快速增长时期。

  “转型是必须的,倒逼机制迫使你要调整整个经济结构,特别是产品结构。”浙江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波成称,在义乌小商品城里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金融危机时期市场里生意比较差的都是那些传统的经营方式、传统的商品。而生意好的,都是对产品研发比较重视,对产品结构调整比较好的企业。

  确实,转型需要有对过去发展模式自我扬弃的勇气。民营经济是浙江经济命脉和活力所在,过去民营企业一直是浙江产业发展战略谋划的重点对象,这既是由中小企业在区域经济占绝对比重的现实决定,也已被过去30年改革开放的实践所证明。

  但现在情况正在发生变化。2009年7月,浙江省“十一大产业规划”出炉,浙江省提出未来4年,浙江将重点发展汽车、船舶、钢铁、石化、装备、电子信息、有色金属、轻工、纺织、建材、医药十一大产业。很显然,未来时期浙江以“轻小民加”为特征的产业布局肯定要发生变化,“重大高新”将是浙江产业加快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方向。另外,从2008年9月起,浙江省政府就先后出台《浙江省服务业发展规划(2008-2012年)》、《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服务业的实施意见》等政策措施,鼓励扶持生产性服务业及消费性服务业增长。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