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发行改革怪象:企业群租身份证打新

    网上申购额不超过网上发行总量的千分之一,网上网下申购只能两选一,一个身份证只能用于一个账户打新……面对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设定的一系列申购“障碍”,大资金开始玩起“人头户”腾挪术,批量租借身份证以备“打新”。

    知情人士透露,随着IPO(新股)开闸,对一些民间资本来讲,账户需求量大增。

    以桂林三金单一账户网上申购上限为例,59.4万元就封顶了。对于一个怀揣1000万元打新资金的投资者来讲,需要分17个账户申购。这就意味着他至少需要16个“人头户”。

    “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生意。”该人士透露,相比之前一连串不知当事人在何方的“拖拉机账户”,现在“掮客”们的主攻对象已变为单位或企业,而非个人;而“人头户”的租用方式也已升级为年结制。

    具体操作基本以中小企业为突破口,“单位里的外地员工较多,没开过户的也多,这样就产生了很多新增账户。”

    上述知情人士说,这些新增账户的租金大多为年结制,“一年下来就给相关个人500元~1000元租金。”

    至于如何保证资金安全,该人士称,只要找到关系好的银行做第三方存管,“一有风吹草动,就马上冻结。随时监测,资金能保证绝对安全。”

    对上述说法,一长期浸淫股市的资深投资人士指出,自中国证券市场开张以来,“人头户”就一直存在并不断繁衍,“2007年、2008年的最牛散户刘芳、黄木胜等,都是被推到台前的‘人头户’。”

    而据早报记者了解下来,新股发行改革后,虽有部分股民爆料说曾见到有人拿着十几个身份证办理开户,但此类肆意乱开“人头户”的现象在沪上已不多见。两家颇为活跃的券商营业部在IPO重新开闸后,开户力度确实有所加大,但并未出现暴涨的情况。

    一营业部负责人指出,这和地域饱和度有关。据他测算,上海地区的券商营业部有400余家,以平均每家3万个开户账户计算,已有1200万已开账户数,而上海地区的户籍常住人口才1300多万人。“在此情况下,‘掮客’只有向边远地区拓展。”

    他说,前两年确有人专司此职,将山区里的居民身份证借到城镇来开户,“一个大约70元左右”。但现在京、沪、深等城市,这种情况已非常少了。

    话虽如此,市场的疑问仍在——新股改革后,“名义”中签率是上去了,机构也确实被赶到网下了。但这些中的“签”,其实际控制人又是谁?

    资本市场的游戏者们还将同监管之手继续博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