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不止涨价不休 国储“明牌”助涨棉价

  编者的话 2010年以来,棉花价格一路上涨,在国储棉放储的8月,棉花的期货价又较前月上涨了4.5%,而累积下来的价格压力,也开始在棉花的副产品上显现出来。作为生产饲料主要原料之一的棉粕亦正在经历疯狂的涨价浪潮。

  18965元。

  9月7日,郑州棉花期货的这一收盘价创出近几个月以来的新高。与这一上涨趋势几乎同步展开的,是国储棉的拍卖计划:在国家每天拿出1.5万吨储备棉拍卖的情况下,棉花期货价格自8月10日迄今,竟然飙升了2000元以上。

  恍惚间,人们仿佛又看到了类似2006年国储糖拍卖期间,政府本为平抑糖价,却被游资借势制造短缺预期逆市操作,最终导致全球白糖价格一路走高的活剧。

  业内人士认为,国储棉过早的亮了底牌是导致期棉价格高涨的重要推手。

  国储棉的一手明牌

  “从趋势来看,自8月10日以来,抛储价格高开低走,8月20日探底反弹,近几日抛储价格有加速上涨态势。”生意社棉花资讯通分析师汪丹娜直言,国储棉的拍卖,使近期的棉花现货价格受到了明显带动,开始趋于加速上扬。

  统计显示,自8月上旬国储局决定向市场投放60万吨储备棉以来,国储棉已累计投放市场290527吨,实际成交289527吨,成交率99.6%,完成了投放计划的48.25%;所有已成交储备棉加权均价超过17900元/吨,折328级成交价更是早已超过了18160元/吨。

  一些期货分析师认为棉花价格之所以自8月以来快速走高,与上述国储棉的拍卖行为休戚相关。“本来大家只是预期缺口很大,有些说法认为缺口超过200万吨,也有市场人士研判缺口只有100万吨,但要命的是,8月10日开始的抛储行为,直接告诉了所有参与者:政府计划拍卖的底牌是60万吨。”国际期货上海农产品分析师蒙作为认为,未将60万吨储备棉全面投放市场之前,有关部门却提前将自己的底牌公开化,这是导致拍卖行为助涨棉花价格的主要原因。

  2010年以来,由于受极端天气因素影响,无论国内的新疆(北疆)、山东还是国际上的俄罗斯等主要棉花生产国家和区域,都在呈现出棉花单产预期或将急剧下降的趋势。

  “无论全球的棉花种植面积是否会减少,单产下降却是事实,这也意味棉花供需关系正在发生变化。”蒙作为通过观察近期的郑州棉花期货市场交易状况发现,由于预期市场缺口仍然很大,多头席位比比皆是,但空头席位却寥寥无几。

  自国储棉开始拍卖以来,江苏一家棉纺厂就一直在踊跃参与。该公司负责人透露,国际市场预期全球60%以上的棉花产量将被中国和印度消费掉,但就中国和印度的情况看,后者虽是全球第二大棉花生产国,但他们从2010年4月开始就颁布了禁止棉花出口的条令,这意味无论印度棉花是丰产还是欠产,都与中国无关。“就国内局势看,棉花就是少,缺口至少超过100万吨,这是既定事实,因此大家都在积极参与国储棉的竞拍。”

  更多的市场参与者也将国储棉的拍卖计划看做是一个反向指标。“只要政府还在组织拍卖,我们就有理由继续看好棉花价格后市。”常年在新疆蹲点收购的一家皮棉贸易公司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说,国储棉60万吨拍卖计划只是部分缓解了短期内国内棉花市场的供需速度,但要弥补超过100万吨以上的总量缺口是无济于事的。

  缺口究竟有多大?

  由于官方从未公开棉花需求缺口数据,因此无论国际市场传闻的200万吨,还是国内棉商公认的100万吨以上,都不能代表真实的棉花需求缺口。

  这一缺口究竟有多大?不妨看看两组数据: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